• <em id="qprjz"><strike id="qprjz"></strike></em>
    <th id="qprjz"></th>

    <li id="qprjz"><wbr id="qprjz"><kbd id="qprjz"></kbd></wbr></li>

          1. 數字經濟浪潮中, “大企業”最關心什么?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楊琳 |海南報道

            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穩居世界第二。數字經濟的攀升,不僅變革了人們的生活方式,更是賦能產業發展和傳統產業轉型的動力。在中國扎根的大企業,身處中國大力發展數字經濟的“黃金時段”,見證了中國經濟的變遷,分享了共同發展和繁榮的紅利。

            去年1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從數據產權、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等方面出臺舉措,加快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在5G發展如火如荼和6G打響爭奪戰的大背景下,從政策方面的頂層設計,到各行業探索解決方案,中國發展壯大數字經濟的決心堅定。

            那么,這個過程對包括英特爾、高通、百度等在內的大企業來說意味著什么?他們聚焦的重點在哪里?當下還有什么機遇和挑戰?

            近期,相關部門負責人和多位知名企業負責人在博鰲亞洲論壇2023年年會上,對此展開了討論。

            中國大力發展數字經濟,

            大企業在關心什么?

            “英特爾(中國)在中國38年了,我們在38年里目睹了中國經濟的發展。對于當下火熱的數字經濟,我們既是見證者,也是賦能者,同時也收獲很多。當數字經濟有了國家層面的推動,對于英特爾來說是如魚得水的機會。”日前,在博鰲亞洲論壇2023年年會上,英特爾公司高級副總裁王銳表示。

            在她看來,產業數字化是運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數字技術來為實體經濟傳統產業服務。這樣的背景下,在與制造業、教育業、醫療行業等合作時,英特爾會為合作伙伴打造端到端的解決方案,而不僅僅是把PC和服務器賣給客戶。

            “從上世紀50年代的AI到今天的AI,從邊緣的、很少的運用到如今生成式AI的應用不斷實現,是因為算力提高了。”王銳說,“有了這樣的算力支撐和應用,我們有了更多想象力,這些想象力又要求更高的算力和更多的連接、更大的存儲,這樣的正向循環,讓硬核科技公司看到‘滿滿的機會’。我們感覺亟不可待,要把自己的內部設施流程做好才能支撐數字經濟發展。”

            高通中國區董事長孟樸對5G技術的演進十分看重:“5G對我們這個行業非常重要。”

            孟樸表示,實際上,5G技術一直在演進、進步,它有大帶寬、低時延、高可靠性,還有海量互聯網的大連接,這是它的特點,能夠賦能千行百業。

            但他也坦言,隨著技術的演進,5G功能并沒有被完全交付。比如,現在5G比4G并沒有快那么多,因為頻譜不夠?,F在5G都是在6000兆赫的低頻段,在這個頻率段上面,實際上可用的頻率非常少。

            “從技術公司來講的話,下一步,不斷延伸5G的能力,包括在更高頻段上實現大帶寬,整個產業需要繼續努力。”孟樸說。

            數字經濟不僅需要基礎設施、5G、網絡和終端等方面的建設,制度和機制支持也是重點。

            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百度智能云事業群總裁沈抖說道,第一,法律法規的建設進度,應該跟上技術發展的步伐;第二,數據作為重要的生產要素,它的流通、確權、交易、隱私,都是數字經濟發展必然要解決的制度問題。

            “技術迭代實在速度太快,速度快了以后會出現新問題。比如自動駕駛,百度自動駕駛全無人商業化能不能上路?需要符合什么條件?要分擔什么責任?這都是新問題。”他還表示,很多時候,企業認知、老百姓的認知都有一個適應的過程。在這個適應過程中,制度的迭代速度要比以往快,這樣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才是匹配的。

            談及AI領域未來發展的關鍵,科大訊飛高級副總裁杜蘭認為,一是要打造自主可控的人工智能軟硬件技術底座,二是要加速推進人工智能與實體經濟、社會民生領域的融合,“我國在很多資源上相對分散,希望國家引導打造國產化的存儲、算力、操作系統等基礎平臺”。

            杜蘭認為,中國必須要有自己的大模型,來確保數據安全。

            011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攝

            010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攝

            001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攝

            數字經濟和人工智能結合,

            還能催生哪些應用場景?

            “未來,在家里就有家庭教師機器人,一道題不會做的時候告訴你怎么解決,告訴你的知識薄弱點在哪里,給你推送題目讓你解決問題。越來越多人關注養老,一定會有AI家庭醫生誕生……”在杜蘭口中,AI的未來應用非常廣泛。

            “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創造了很多基于連接、好玩、新奇的探索,給大家帶來生活上非常大的想象空間。我們可以躺在床上叫外賣、欣賞各種各樣的場景。而人工智能時代,我們還是要去解決人類生產生活的剛性需求問題。”杜蘭說,比如AI+教育、AI+醫療、AI+城市建設+養老、AI+工業、AI+農業等。產業互聯網的發展是未來,我們的技術一定要用在AI+工業、AI+農業上。

            “還有一個新鮮的、未來的領域——智能穿戴。”榮耀終端有限公司董事長萬飚認為,智能終端領域的發展前景很廣闊。

            “隨著生物識別和生物檢測技術,比如無損傷式的血糖檢測這一類技術的發展,結合著智能穿戴設備的興起,再結合運動、健康、醫療等服務的集成和融合,會產生巨大的‘馬太效應’。AR、VR產業還處在導入期,潛力和前景不可限量。智能機器人市場也將得到廣泛應用。”

            近期,內容生成式AI火遍了社交媒體。它能幫人回答問題、作畫、寫論文編程序……它既有趣,又讓人無比震撼:如果不事先告訴你是在和機器人對話,人們很可能以為網絡對面坐著的是一個無所不知的專家。

            那么,內容生成式AI,未來會對產業經濟帶來什么樣的變革?

            沈抖表示,在人類歷史上,全球人均GDP直到最近兩三百年才開始呈指數級增長,三次工業革命是其中主要原因。

            在他看來,前兩次革命將人部分從體力勞動中解放出來,第三次革命則賦能腦力,但并未替代腦力,而以生成式AI為代表的第四次科技革命則讓人們從一些腦力勞動中解放出來。

            這將帶來什么樣的變化?沈抖認為有兩方面,一是生產效率大幅度提升。二是用戶體驗一定會大幅度提升。

            “生成式AI因為強大的語言理解能力和比較強的思維鏈的能力,可以把人的意圖拆解分成指令,在系統里面執行。所以,未來的工作模式很可能是一個聰明的人去指導一堆機器人。這些機器人執行人類的決定,重塑整個生產線。生成式AI將徹底改變人機交互方式,更加直接和高效。”

            他還說,從生產到生活交互都已經發生變化。微軟用生成式AI把所有的產品線改變,百度也要基于文心一言全部改一遍。“過去不到半年的時間,美國用生成式AI來生成PPT、合同以及行程機票,這是有想象空間的,這也是一次更大的技術變革。真正的想象空間留給更有創意的人去想。”

            5G紅利期結束了嗎?

            6G進展如何?

            5G變革還在繼續,6G概念就已開始。那么,5G帶來的紅利期到尾聲了嗎?

            對此,中興通訊董事長、執行董事李自學表示:“網絡紅利可能沒有以前那么大,但是網絡應用和5G應用,特別是5G垂直應用的紅利才剛剛開始。后續幾年,基于我們在這些領域的深耕和積累,一定會有一個爆發期。”

            李自學表示,數字經濟需要面向大量數據的處理,其中數據要采集、傳輸、儲存、處理、反饋,這是很長的流程,中間最主要的基礎設施是網絡,我國已建了超過240萬個5G基站,這么多的基站建完不是空跑,而是要用。

            “你是把網絡建了,但是數據的存儲和處理明顯沒有跟上。我們下一步最需要建的基礎設施,就是IDC數據中心、服務器、算力網絡,這些建完再用在千行百業上。我們的專項網絡、5G網絡深度覆蓋一定要用好,這些基礎設施一定要再建。”李自學說。

            工信部副部長王江平也認為,5G紅利沒有進入尾聲,才剛剛開始。

            他拿制造業轉型舉例稱,中國的制造業通過長期的努力已經實現了兩個轉變,一個轉變是從自動化到信息化的跨越;另一個轉變是從信息化到準數字化的跨越?,F在中國的制造業普遍已經實現了這兩個跨越,企業內部協同已經做得很好了,現在正處于從內部資源的協同向產業鏈要素協同轉變,這個轉變實際上也是工業互聯網的應有之義,這個過程需要5G萬物互聯的技術來支撐。

            “人工智能在制造業的應用,中國也是非常初步的?,F在我們只是一些企業在單點上使用了一些人工智能的技術,遠遠沒有在成線成面用人工智能檢測某一個環節的產品質量或者是在一個危險領域用人工智能技術去替代。”王江平說,“我們也扶持了一些標桿和示范性的企業,借此來示范和引領中國制造業走向廣泛的智能化階段。5G應用還只是初步的,紅利還早得很。”

            王江平還透露了6G技術和市場的進展。他稱,據國際電聯的判斷,6G技術會在2030年左右商用。

            “中國政府非常重視6G的發展,我們在2018年成立了一個6G工作推進組,聚集產學研的人才來推動6G愿景需求和關鍵技術的研究,我們也開展了一些試驗,同時還搭建了一個6G發展論壇,這是一個相當于‘集眾智’的平臺。”

            “我們對6G的發展持開放態度,希望全球各方面的人士和企業,秉持合作共贏,共同來貢獻力量,推動6G技術發展,為世界移動通信貢獻力量。”王江平說。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3年第7期)


             

            2023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3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頂部
            小14萝裸体洗澡全过程自慰,风车动漫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小媳妇柳美免费阅读全文,日本妇成人熟A片免费观看网站,
          2. <em id="qprjz"><strike id="qprjz"></strike></em>
            <th id="qprjz"></th>

            <li id="qprjz"><wbr id="qprjz"><kbd id="qprjz"></kbd></wbr></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