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qprjz"><strike id="qprjz"></strike></em>
    <th id="qprjz"></th>

    <li id="qprjz"><wbr id="qprjz"><kbd id="qprjz"></kbd></wbr></li>

          1. 鋰價“刺客”終結后
            新業態或將攪動產業格局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張宇軒丨北京報道

            5個月內,從每噸均價60萬元暴跌至20萬元的水平,鋰電材料價格可謂是經歷了一番反向“狂飆”,“鋰價刺客”的標簽終被揭下。

            高價鋰鹽曾讓新能源產業中下游企業飽受盈利壓力,一度出現下游車企抱怨中游電池廠商,中游廠商指責上游礦企的奇特“譴責鏈”。另一面,全產業鏈資本又紛紛熱衷于對海外鋰礦“搶灘登陸”。

            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降溫,如今鋰價行至低谷,產業鏈整體也有了新的發展態勢。究竟是以“鈉”代“鋰”,還是加碼電池回收?新能源產業的未來格局能否擺脫資本噱頭的“怪圈”?這些問題成為產業資本反思的起點。

            078

            新能源汽車市場走低,鋰價不到5個月暴跌六成

            2022年無疑是鋰業的黃金之年,2023年則未必。

            據工信部披露,去年全年,電池級碳酸鋰價格上漲,同比漲幅達到301.2%。以碳酸鋰價格為例,綜合多家行業網站監測數據,2022年11月下旬,電池級碳酸鋰均價達到59.5萬元/噸的歷史超高水平。

            受鋰價暴漲影響,一眾鋰礦公司業績大幅增長。2022年,鋰業龍頭贛鋒鋰業(002460.SZ;01772.HK)全年實現營收418.23億元,同比增長274.68%;融捷股份(002192.SZ)實現營業收入29.92億元,同比增長225.05%;天華新能(300390.SZ)實現營收170.3億元,同比增長401.26%……

            近年來,鋰需求增加主要由電動汽車電池及儲能電池的需求迅速增長推動,這也是多數鋰礦企業業績增長的主要因素。如天華新能就在年報中表示,公司業績增長,“受益于全球新能源汽車景氣度提升,鋰電池企業擴產及正極材料訂單增長等綜合因素影響”。

            而從去年11月下旬開始,鋰電材料價格就已有下跌跡象。以電池級碳酸鋰為例,截至目前,不到5個月,其價格跌幅超過六成。至今年4月4日,電池級碳酸鋰現貨均價跌至22.4萬元/噸,較年初累計下跌約57%,較2022年11月的歷史最高報價下跌約62%。

            其他鋰電材料價格走勢也不容樂觀。上海鋼聯3月30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工業級碳酸鋰跌7500元/噸,均價報21萬元/噸;氫氧化鋰跌5000元/噸。

            正所謂“漲也新能源,跌也新能源”。今年以來,新能源汽車市場表現疲弱,這被業界普遍認為是鋰價大跌的原因之一。

            由于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退坡,同時疊加市場價格波動明顯等因素影響,新能源汽車在今年年初遭遇“開門不利”。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數據顯示,1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大幅下降為42.5萬輛和40.8萬輛。之后,2月新能源汽車市場有所回升,綜合前兩個月數據,產銷量分別為97.7萬輛和93.3萬輛,同比分別增長18.1%和20.8%,

            之后,乘用車市場風云突變。3月初,東風雪鐵龍旗下C6車型大幅降價,由此迅速掀起燃油車降價潮,數十個汽車品牌卷入,新能源汽車領域也大面積啟動降價策略,其中不乏國內主流新能源汽車品牌。這一突發狀況也被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是燃油車與新能源車爭奪市場之舉,之后,新能源汽車市場預期也因此大打折扣,鋰電材料價格走勢更不被看好。

            079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高鋰價 “譴責鏈”背后,資本曾 “狂飆”追逐鋰礦

            鋰價此前的飛漲,讓一眾產業鏈下游企業叫苦不迭。

            早在2022年7月,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廣汽集團(601238.SH)董事長曾慶洪就曾公開抱怨電池價格太高,其論調也得到吉利控股董事長李書福、長安汽車(000625.SZ)董事長朱華榮等車企大佬紛紛附議。

            “動力電池成本已經占到我們汽車的40%、50%、60%,并且在不斷增加。”曾慶洪笑稱自己是“給寧德時代打工”。

            對于下游車企的抱怨,寧德時代(300750.SZ)則把“包袱”甩給上游電池材料供應商,甚至將問題提升到“資本炒作”的高度。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表示,“上游原材料的資本炒作,給動力電池產業鏈帶來了短期困擾,碳酸鋰、六氟磷酸鋰、石油焦等鋰電池上游材料均出現價格暴漲。”

            事實上,鋰價暴漲一定程度上源于2021年開始的“電池荒”,當時動力電池需求量不斷上漲,但全球鋰電材料面臨短缺,鋰業巨頭們蜂擁出海收購鋰礦。進而引發的“搶礦”浪潮中,也不乏比亞迪、寧德時代這類新能源產業鏈中下游的巨鱷企業。

            中下游企業“大倒苦水”,上游的鋰礦企業自然也有說法。由于海外收礦、采礦面臨種種復雜的不確定因素,有不少業內觀點認為,鋰價暴漲帶有一種“風浪越大魚越貴”的色彩。

            今年3月底,贛鋒鋰業在與投資者的交流中也表達過這方面的不易:從2018年開始,海外礦產投資的困難就已開始增大,當時的企業在做全球化產業布局時就不得不將政治、政策風險納入考量。風險會持續多久很難判斷,為此,在不同國家布局鋰礦資源,并加大對國內鋰資源投資,提升資源多元化,成為對抗突發風險的方式。目前海外投資難度依然在增加,要想一一化解各類風險,需要采用更加靈活的方式。

            而眼下需求走弱,上游鋰業一度專注于擴大資源布局的努力,如今卻可能面臨儲量和產能堆積的局面,這也引發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

            贛鋒鋰業董事長李良彬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鋰礦目前面臨的供過于求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新能源汽車產業近年來飛速發展所帶來的庫存積壓問題,“下游庫存也需要消化,不然以后誰也承受不了”,而消化庫存需要一個過程。

            替代還是回收?新業態或將攪動產業格局

            盡管鋰價經歷了大起大落,但目前的價格水平依然被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偏高。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鹽湖提鋰生產的碳酸鋰產品每噸完全成本不到4萬元,鋰輝石提鋰成本約為5萬元/噸,鋰云母提鋰成本在7萬元/噸左右。上文提及,電池級碳酸鋰均價已跌至22.4萬元/噸。有觀點認為,15萬~20萬元/噸的價格區間才是產業上下游都能接受的理想狀態。

            如此一來,鋰價偏高也使行業力量開始注重新的發展方向,其中與原料價格密切相關的就包括鈉電池方案、鋰電池材料回收等。

            3月底,電動汽車百人會論壇上,談及鋰價波動時,孚能科技(688567.SH)CEO王瑀提出以鈉電池作為鋰電池的替代方案,以解決電池原材料價格波動的問題。

            “2018年鈷價瘋漲,把鈷去掉;2022年出現鋰價瘋漲,我們就用鈉來沖擊市場。”王瑀表示,“用鈉作為解決方案,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因為碳酸鈉才2000元/噸。”

            以“鈉”代“鋰”自然可以解決電池成本高企的問題,但當前時期內,這一方案不足以覆蓋全系新能源汽車的電池配置需求。按照王瑀的設想,鈉電池短期內僅能作為續航300公里以下經濟車型的電池配置方案,中期或可覆蓋至500公里續航的實用車型。然而,對于中高端車型,鈉電池依然不足以替代缺“鋰”不可的三元鋰電池方案。

            以目前的技術條件,長遠來看,新能源產業對于鋰的需求將長期存在,且無可替代。這一前提下,電池材料回收顯然更具價值。

            GGII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鋰電池理論退役量達51.2萬噸,同年全國實際回收廢舊鋰電池共29.9萬噸,其中用于再生利用的電池為25.8噸,用于梯次利用的電池量為4.1萬噸,進一步降低了鋰電池全生命周期使用成本。

            這一背景之下,贛鋒鋰業、寧德時代、比亞迪(002594.SZ)、華友鈷業(603799.SH)等產業鏈各領域企業紛紛啟動電池回收產業布局。這其中,“家里有礦”的贛鋒鋰業能與產業鏈中下游的寧德時代、比亞迪等企業一起回收電池,令人頗感意外。

            贛鋒鋰業曾向投資者披露,公司目前是鋰電池回收的行業頭部企業之一,已形成 7 萬噸退役鋰離子電池及金屬廢料綜合回收處理能力,鋰鎳鈷等金屬的回收率已達到行業一流水平。

            對此,李良彬將布局電池回收產業的目的解釋為“應對第一波新能源電池退役潮的舉措”。據其透露,贛鋒鋰業目前在江西贛州、四川達州共建成3條全自動電池回收生產線,對鋰的回收率可達90%,未來還將繼續新建多條生產線。

            李良彬對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未來通過廢舊電池再生提取的鋰資源占比將持續提升,但目前電池回收面臨自動拆解效率低下的技術瓶頸,以及市場上部分“小作坊”式回收帶來的安全、環保隱患。

            業界對電池回收的普遍看法是,盡管這是一種未來趨勢,但回收速度遠趕不上制造新電池的速度,短期內還很難滿足電池企業對鋰的需求。

            但從宏觀前景角度來看,李良彬認為,這一新生產業是有探索路徑的。他表示,企業應與高校、機構同時參與到技術攻堅之中,開展產學研合作,力圖實現電池的高效回收。同時,這一遠期目標也寄望于主管部門進一步完善電池回收法規、制定明確獎懲規則,使全行業做到可持續發展。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3年第7期)


            2023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3年第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頂部
            小14萝裸体洗澡全过程自慰,风车动漫在线观看免费完整观看,小媳妇柳美免费阅读全文,日本妇成人熟A片免费观看网站,
          2. <em id="qprjz"><strike id="qprjz"></strike></em>
            <th id="qprjz"></th>

            <li id="qprjz"><wbr id="qprjz"><kbd id="qprjz"></kbd></wbr></li>